扬州雨伞定制(扬州雨伞厂家)

扬州雨伞定制,扬州雨伞厂雨伞生产厂家

几年前,朋友送我一把伞,质量不错,我很喜欢。时间渐久,又开合多次,伞骨架上的线断了。我这人从小动手能力强,用我妈的话说就是:语文不好,数学不好,唯一好的是劳动,东西坏了喜欢倒腾来倒腾去,不过倒腾坏了的时候多,还用我妈的话说就是:“坏的搞不好,好的搞坏了。”


坏伞被倒腾了几次,我得出结论如下:修伞的问题是专业性问题,得找专业人士。我于是满扬州城找,最后找寻到了大草巷。巷子口有一个摊位,据我所知是当下扬州唯一挂着“修伞”招牌的。询问师傅好不好修、费用多少。我预先准备了10元的心理价位。话说如今人工贵,东西三修两修,都够重新买新的了,简直儿子大似老子。不料师傅的报价让我大吃一惊:2元。他还给我开了张收据,让我过两天来取。

过两天去拿到修好的伞,满意极了。修伞是技术活,费功夫,估测这把伞的修理时间不会低于半小时,2块钱,是一个象征性的收费。

不由得对师傅心生敬意,陪着聊会儿天。师傅姓徐,曾是扬州伞厂工人,修伞专业对口。20多年前,徐师傅下岗,出门打工几年回来,在家附近的巷口摆修理摊,从修伞开始,业务扩展到修车、配钥匙,至今已有19年。徐师傅所在的社区,关心下岗自谋职业者,只收了3年的摊位费。徐师傅感激社区,也感激街坊邻居光顾他的摊位,让他度过最难的几年。他的感激方式,是用行动回报:修理费19年基本不变。徐师傅忙一个月,才有1500左右收入。曾经,他们靠着这笔收入养家糊口,现在不需要了:他们夫妇都拿上了退休金,加起来有近7000元,够用了,摆摊再也不为赚钱。

太阳上来了,老徐撑起一把大号遮阳伞。陆续有闲人过来,顾客过来,老徐总是笑眯眯的。他忙,没空接上每个人的话,就微笑应答。老徐的服务对象多是本社区居民,收费低,回头客多。一位女士电瓶车钥匙坏了,需要配一把,老徐收了13元。这是一种C级钥匙,有成本,需要机器挫,也需要人工打磨,其他地方收费不会低于20元。都是熟人,老徐就收个成本费。有时候修理不需要成本,或遇到特别困难的,他干脆不收费。

老徐坚持每单开收据。修的东西太多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开个收据,根据存根来安排修理时间,也方便顾客取货。老徐认为这是一种诚信。19年下来,老徐用掉的收据有几百本。

老徐老伴也坐在摊位上,择菜剥豆。老徐的摊位,现在是东关街党建便民服务点,是奉献、友善、节俭的宣传窗口。老徐把时间和精力都交给摊位,家务事全交给老伴,老伴从不抱怨。这是一对恩爱夫妻,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:家庭和睦,夫唱妇随,是人生最美好的模样。


2元修了一把伞,让我认识了一位扬州好人——徐茂舜,也让我想做个公益宣传的接力者:伞坏了,拿去修一下吧,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,那是一种传统美德,更是一种环保善举。

扬州雨伞定制(扬州雨伞厂家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雨伞工厂网 » 扬州雨伞定制(扬州雨伞厂家)

赞 ()

评论 0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